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半禾半谷的生物教学后花园

留下一段专业成长的足迹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让你的图腾烙在我的手上  

2012-08-21 00:08:29|  分类: 禾谷私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对于方舟子,在进入内质网互动平台之前我是极不喜欢,甚至可以说是令我讨厌的人。为什么?因为韩寒。然而,这不说明我明察韩代笔事件中谁是谁非。因为韩而不喜欢方,不代表我就多钟情于韩。究其原因,是对一个时代的爱恋,与韩同为80后,他的《三重门》、《零下一度》,他在新概念作文中的《杯中窥人》,令我们很多人都支持他,他的作品影响着80的大多数,也不排除70的少数。正是这么一种情感,所以,不希望代表自己梦想与心声的种种粉碎。然而,这种粉碎,却源于方。对于各种星,我会喜欢,会支持,但不会迷恋,而知道韩代笔事件后,信赖与梦想(个人年少时曾经的文学梦)就在方的打假中幻灭了,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厌恶方。

       后来,知道方舟子是生物出身后,有同行三分亲之感,尝试着走近他、了解他,阅读他的科普文章,逐渐转变为方粉。加上很多生物界同行都给予他高度的评价,甚至听到一位我尊敬的老师说:我们这个国家不配拥有他。或许是吧,打假本应当是一个正常的现象,而方却成了异类。因为,我们在一个特别的国度,在一个我不想多加评论它的舆论与造假现状的国度里,方显得孤掌难鸣、曲高和寡。被方打出来的造假者,除了极少数偃旗息鼓之外,绝大多数都把抹黑方作为终身事业,他们有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扭曲心理。一个方太少,而假要打的太多,由于打到的人太多,被打者及延伸者已形成一张无形的黑网,一张方走过便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黑网。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现在想想,以自己的情感为例,年龄、阅历、心智诸多的因素,我已过了愤青的阶段。对于方,我都曾这么不由分说地因为韩而厌恶,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厌恶。所以,我想说的是,或许我可以理解方黑们对他的痛恨之情了。然而,我永远无法苟同的是这些人们,他们为何要采取恶毒的语言谩骂、诅咒,不仅对方,还对其妻女。就事论事,就题论题,这是我向来的原则,当然不排除偶尔的就情论情。然而,无论再怎么“情深意重”,也犯不着暴粗口啊?暴粗口者通常只说明一个问题,他们的雄辩已败给事实,恼羞成怒用低俗的语言来人身攻击,以图挽回点风头。这些天看到新浪微博上方黑们对他及其妻女的谩骂、诅咒、造谣,真的毛骨悚然、不堪入目。一位网友曾这么评价方的妻子:“这是一个在酱缸里拼命挣扎的女人,而他的男人正在奋力砸烂这个酱缸”。这是一个极其贴切的描述,也是令人极度悲愤的比喻。方非打假不能活吗?不!不是的,他还有好多路,犯不着如此作茧自缚。看看他及妻女所遭受的,用我世俗的眼光,那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。一方面,我好想跟先生说:算了吧,别再打下去了。另一方面,我的求真私心作祟,心里却想说:打下去吧,感谢你让我们在满空虚假中偷得一口新鲜!

         然而,不管我怎么想怎么说,真正的打假斗士是无惧的。他不会在谩骂中灭亡,他永远是为了战胜邪恶不断爆发!我想,唯有时光才能证明方的诚恳与价值,我没有足够的才气与笔墨来力挺他。就凭一点妇人之仁,一点女人的善意情感来解读与支持他。默念他的这首诗:握紧我的手 / 让我的图腾烙在你的手上 / 请传递这一把火 直到 / 百年之后 我所有绝望的嘶叫凝固。读到无奈与失意,但更多的是一种不屈与坚持。

       握紧你的手,让你的图腾烙在我的手上!即使不与方黑对阵叫嚣,但心中对正义与真相的渴求是永存的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